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原告何娜与被告李月娥、张海燕、张海军、孙爱梅名誉权纠纷案

作者:李彦江  发布时间:2009-12-29 09:18:57


原告何娜与被告李月娥、张海燕、

张海军、孙爱梅名誉权纠纷案

【要点提示】

行为人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一个很重要的条件是该行为是否为第三人所知,被第三人所知并符合其他侵权条件即为侵害名誉权,否则不构成。

【案例索引】

一审:(2008)永民初字第000028号

二审:(2008)咸民终字第00590号

【案 情】

原告何娜

委托代理人席贤平

被告李月娥

委托代理人刘金涛

被告张海燕,系李月娥之女。

被告张海军,系李月娥之子。

被告孙爱梅,系张海军之妻。

原告诉称:2007年10月26日,我和我丈夫前往居委会询问有关廉租房的相关情况,居委会主任即被告李月娥的丈夫张耀华接待了我并带我们前去看其同事准备出售的房屋,当我们刚走出居委会办公室门口,被告李月娥指着我们大骂:“你引着你的野老婆,情妇…”,语言低俗下流,引来众多过路群众围观,2007年11月12日下午,原告到居委会询问有关情况,张耀华接待了我,并拿了一些文件给我看,就在我翻看文件时,李月娥冲进办公室,进门就用低俗的语言骂我,同时还打了我一个耳光,张耀华急忙把李月娥拉出办公室,李月娥在楼道、街道大喊:“张耀华和情妇杀人了,快救命呀!…”期间居委会的王文峰试图制止李月娥,但未能奏效。随即被告张海军,孙爱梅,张海燕赶到,共同对原告进行质问、辱骂,以与李月娥相近的低俗语言对我进行羞辱,时间大约一小时,引来无数的群众围观,张耀华为了防止事态恶化,在劝阻家人无效的情况下拨打了“110”报警,后经“110”民警制止疏导,我才在被四被告羞辱一小时左右后得到脱身。事件发生后,四被告仍以各种方式散步谣言,致我出门就遭到他人指点,名誉严重受损整天以泪洗面,精神接近崩溃,只能躲在家中以求安宁,综上,四被告非法羞辱原告致原告名誉权严重受损并在精神上造成严重伤害,但又拒不改正错误,故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请求:1、判决四被告对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言行公开赔礼道歉,并在药厂路居委会范围内给原告恢复名誉。2、判决四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李月娥辩称:1、原告所述事实错误:(1)2007年10月26日我未与原告发生纠纷,也未见过原告。事实真象是:2007年8月2日,因家务事,我说了我丈夫张耀华几句,张便搬到居委会办公室(在王文峰家)不回家,经亲戚,子女多方劝叫,仍不回家。同年10月26日下午3时许,我从家中去街道,途经王文峰家门口遇见张耀华,我说:“儿女和亲戚都叫你,你给回走!”,张未理睬,我就走了。哪天我根本未发现原告,我也不认识原告,又怎么能指着骂原告呢。(2)原告陈述的2007年11月12日之事,我是受害者。原告和张耀华才是侵权人。原告称:他与张耀华翻看文件,我冲进办公室骂等,这纯属谎言,事实真相是:11月12时下午,我到居委会找张耀华,一是想和张耀华好好说事,劝其回家,二则到办公室取些报纸,我将门推开后,看到原告与张耀华坐在床边,原告的头在张的胸前,张耀华搂着原告的肩。看到此情景,我说:“张耀华,你不要脸,你这么做对得起儿女吗?”张因我发现了他们的不轨行为,对我大打出手,原告在一旁骂道:“把狗日往死里打。”并动手厮打我,由于我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无力招架,便向门外跑,并喊道:“张耀华打人呢!杀人呢!”原告及张耀华继续追打我,被他人劝阻,原告还声言“把狗日的往死里踏”。在房东协助下,我从楼上下来回家。这就是当时的整个事实。(3)原告与张耀华关系不正当,并非原告说的居民与居委会主任的关系。首先,2007年11月12日下午我目睹的事实证明他们明显已超出正当关系,其次有证人证明他们经常电话频繁,一同逛大街、逛广场、出入饭店,这难道是居民与居委会主任的关系吗?2、原告之诉不能成立,我和孩子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应由原告和张耀华赔偿我们的损失。为此望贵院依法驳回原告之诉。’

被告张海燕辩称:原告所诉事实属捏造,其中存在以下不实之词:1、我们没有用羞辱的语言羞辱她,只是发生争辩,在与原告发生争辩时我们并不知道原告与我爸有不轨行为,更不知道原告参与打我妈,如果我知道必然与原告发生冲突。况且我们作为儿女,也要顾及脸面,根本不可能对外言及这事。原告称其是受害者,为何“110”民警赶到时却溜之大吉呢?2、我们和原告争辩不到10分钟,而不是原告说的1小时左右。3、从我赶到居委会至“110”民警来,我一直未见我妈,原告称四被告羞辱她纯属谎言。4、我们发生争辩是原告辱骂孙爱梅、毁坏孙的名誉,根本未提其他事。5、原告挑起事端,用不堪入耳的语言诋毁孙爱梅的名誉。原告之诉不能成立,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被告张海军辩称:我接到我姐张海燕的电话后,赶到居委会见我姐、我媳妇在居委会,原告骂我媳妇,我劝阻原告不听,我父亲劝不下,打了“110”,出警的民警见没有发生什么事,就叫我们回去了。

被告孙爱梅辩称:1、原告所述事实纯属捏造,事实真相是:2007年11月12日下午5时多,我回到家,见我母李月娥脸部红肿,右手疼痛,精神很差,问后得知是我父亲打的,我问原因,我母不说只是一个劲的哭,我便让我母吃了药歇着。我想:是否因家务事父亲8月2日离家出走,母亲相劝发生争执。为了防止父亲也被气伤身,我便给我姐张海燕打电话让我姐去问一下我父,并劝说一下。我在家实在坐不住,给我姐打电话又没接,便来到居委会,在院子见到我姐,我问:“怎么样?”我姐说:“问不说,将我赶出门”。我两人在门外等到我丈夫,我们三人正说话突然听到身后有人骂道:孙爱梅,你不要脸,你不配做人民教师,我转身一看是原告,就问:“你骂谁呢?”原告说:“你给我娃她老师说瞎话,整的我娃念不成书。”我说:“我啥时说来,咱问走,”可原告根本不顾放学学生及过往行人,破口辱骂我。我实在没有办法,就给原告之女的班主任打电话叫她到商贸城后门来一下,说他有病不能来,我丈夫张海军向原告解释:“城关学校不是孙爱梅开的,不是她叫谁不念谁就不能念。可原告根本不听,继续对我辱骂,我父赶来制止,并拨打了“110”,我们就在门北边站着,再未争辩,原告不见踪影,“110”巡警劝我们说:“父母之间的事儿女多劝导,你爸住办公室不合适,把你爸叫回去。”可叫父亲不回去,我们只好回家了。事发后,原告多次找我所在学校的领导,捏造事实,毁坏我名誉,导致学校领导找我谈话,同志间议论纷纷,使我精神上受到严重创伤,原告称,我们对其羞辱一小时,经“110”民警疏导才脱身,这纯属捏造,原告称其整天以泪洗面,只能躲在家中求安宁,纯属谎言。原告之诉不能成立,应驳回其诉请。

经审理查明,2007年10月26日,原告何娜和丈夫及被告李月娥的丈夫张耀华共同从张耀华的办公室准备去原永寿制药厂,途径永寿县建筑公司门前时,遇见被告李月娥,李月娥对张耀华说:“你将你的野婆娘、情妇引好。”之后离去。同年11月12日下午,原告何娜和张耀华在张的办公室,这时李月娥进入张耀华办公室,对张耀华说要报纸用,张耀华起身去拿报纸,被告李月娥用不堪入耳的语言骂了原告何娜,并伸手打了何娜一个耳光,被张耀华拉开,李月娥骂到:“张耀华和野婆娘在办公室杀人呢!”被张耀华连打两个嘴巴后,被告李月娥跑出办公室站在阳台上大喊:“张耀华和野婆娘在办公室杀人了,快来救命呀”。房东听到后跑到张耀华办公室所在的三楼,将李月娥劝解下楼,李月娥边下楼边喊:“张……呢”,后下楼回家。李月娥回家后其儿媳被告孙爱梅在家,在得知李月娥被张耀华打了之后,便给被告张海燕打了电话之后,被告张海燕,张海军,孙爱梅相继赶到居委会,并与原告因原告儿女在城关小学不能上学的原因是什么的问题发生争吵,张耀华下楼劝说无效后,拨打了“110”,事态得以平息。

【审判】

永寿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的名誉。本案原告主张四被告侵犯其名誉权,但并未提供被告行为为不特定第三人知晓的证据,被告行为与侵犯名誉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不符。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510元由原告承担。

宣判后,被告何娜不服,向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其上诉称,请求依法撤销(2008)永民初字第000028号民事判决书;依法判令四被上诉人对侵犯上诉人名誉权的言行公开赔礼道歉,并在药厂路居委会范围内给上诉人恢复名誉;依法判令四被上诉人连带赔偿上诉人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0元并承担一审、二审诉讼费。

四被上诉人辩称,原审法院对证据认定正确,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所认定的事实清楚,予以确认。

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名誉是指公众对特定人格价值的一种社会评价,公民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的名誉。上诉人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判决四被上诉人赔礼道歉、恢复名誉、赔偿精神损失,但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上诉请求,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诉讼费500元,由上诉人何娜承担。

【评析】

所谓名誉权,使人们依法享有的对自己所获得的客观评价排除他人侵害的权利。它为人们自尊、自爱的安全利益提供法律保障。名誉权主要表现为名誉利益支配权劝和名誉维护权,我们有权利用自己良好的声誉获得更多的利益;有权维护自己的名誉免遭不正当的贬低,有权在名誉权受侵害时,依法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所谓名誉,从字义上解释,就是指公民、法人的名望声誉。也就是说,一个公民、一个法人的品德、才干、信誉等在社会中所获得的社会评价。名誉直接关系到公民、法人的人格尊严,它是民事主体进行民事活动,乃至其它社会活动的基本条件。因公民或法人保持并维护自己名誉的权利。人格权的一种。人的名誉是指具有人格尊严的名声,是人格的重要内容,受法律的保护。任何人对公民和法人的名誉不得损害。凡败坏他人名誉,损害他人形象的行为,都是对名誉权的侵犯,行为人应负法律责任。除了我国宪法、刑法和一些行政法规很重视这项权利的保护之外,民法通则第101条在确认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的同时,又以禁止性法律规范规定了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随着社会文明进程的不断推进,个人权利与人身尊严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名誉权已成为公民保护自身人格尊严必不可少的一项权利,名誉侵权的最基本要素是看受害人的社会评价是否降低,成立需要具备下列要件:行为人实施了侮辱、诽谤等行为并指向特定人,行为人的行为为第三人所知悉,行为人主观上具有过错。但在符合上述侵害名誉权构成要件的基础上,如果行为人具有抗辩事由,仍然可以免责或减轻责任。抗辩事由也是阻却违法事由,它是指被告针对原告提出的承担名誉权侵权责任的请求而提出的证明原告的诉讼请求不成立或者不完全成立的事实,又称为免责或减轻责任的事由,如内容真实、正当行使权利、正当舆论监督、受害人同意、第三人过错。

本案中,原告主张四被告侵犯其名誉权,但原告没有提供四被告的侵权行为为不特定第三人知晓的证据,也无证据证明四被告侵犯其名誉权已造成严重后果和影响的范围。故一审、二审法院均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编写人:永寿县人民法院审监庭  李彦江)

(评析人:永寿县人民法院审监庭  周西海)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