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  执行工作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原告刘建亚与被告张世江名誉权纠纷案

作者:李彦江  发布时间:2009-12-29 09:16:54


原告刘建亚与被告张世江名誉权纠纷案

【要点提示】

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案例索引】

(2009)永民初字第000304号

【案 情】

原告刘建亚

委托代理人葛超群

被告张世江

原告诉称:原、被告之间欠款纠纷一案业经永寿县人民法院依法处理,现已转入执行程序,原告已付给被告部分款项,剩余部分原告已积极筹备,并无不还之意。2009年3月8日、5月28日、8月16日被告三次采取强行锁门、乱写乱画的形式,用极其恶毒的语言侮辱原告的人格。被告上述行为造成原告的正常生活及出行都无端受人指责,不能继续做收落果生意,现原告精神极尽崩溃,财产和精神遭受了不应有的损失,故原告诉至贵院,请求:1、要求被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恶劣影响,2、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直接财产损失2600元,3、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名誉损失30000元,4、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停业损失20000元,5、要求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1、原告诉我侮辱他人全是事实,我承认自己不对,如果原告给我还钱,我愿意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我侮辱原告,完全是为了要钱。2、原告诉称我无端辱骂他人,我骂原告是有原因的,原告是惹事的罪魁祸首,原告92年借我钱贩苹果赚了钱,后我一直不断向原告要钱,原告扛着不还,经法院处理原告仍无视法律、无视执行人员,到现在还没有清偿债务。假如原告有信用,按时还钱,我不会告他,也没有执行这回事,哪里还敢侮辱他,3、原告诉因未及时治疗死了一头猪,我锁过原告的门,3月10日就开了,并没有限制原告家任何人的自由,原告和我都买的同一人家的猪,我买的两头也都死了,原告死了猪怪我,我死了猪怪谁;4、原告提到他出行受人指责,精神极近崩溃,直接财产损失1600元,谈不上做生意,这些一无事实,二无证据。我没有拿原告一针一线,也没有损坏过他什么,凭什么要我赔他1600元;原告要求我赔偿他名誉损失,原告本来就是老赖,我给他戴死狗的帽子并不冤枉他。我这次的行为语言粗鲁、脏话不断,人们说我不懂法、胡来,是个二杆子,我的行为损害了我自己的名誉。原告这次先照相,向公安报案,步步依法行事,取得了辉煌胜利,名声大振,人们称赞原告打倒了张世江,真是本事大,原告哪来的名誉损失。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原告是故意小题大做。除侮辱他人属实,其他全是捏造罪名,原告的行为已构成诬告。

经审理查明:2009年3月8日,被告趁原告不在家之际,将原告在马坊剧院居住的座西向东的北边第一间房子上锁,并于当天晚上在该房北边砖柱上用蓝墨水写上“刘建亚还我血汗钱”,后又骑自行车去马坊镇高刘村原告家,在墙外边写了“门里想走人,不要活亏人”,“耍死狗,不要脸”。3月10日,被告又将其锁的原告房门打开。5月份的一天晚上,被告又用粉笔在马坊粮站大门西边墙的瓷片上写了“刘建亚有钱不还是死狗,他妈被叫驴日了,他是驴驹子,法院不拘留刘建亚,和刘建亚是一个人,群众有意见,不答应”。今年8月15日晚上,原告再次骑上自行车到马坊剧院门口用兰墨水写上“刘建亚是个大死狗”、马坊电信营业所楼下用蓝墨水写上“刘建亚是大死狗”;又到马坊粮站西墙上用蓝油漆写上“刘建亚是个大死狗”,后又骑自行车去高刘村在刘建亚家大铁门上用油漆写上“刘建亚是大死狗,是嫖客日下的,是驴日下的”。2009年8月19日,被告张世江被永寿县公安局以公然侮辱他人给予行政处罚。

【审判】

永寿县人民法院认为:名誉是指公众对特定人格价值的一种社会评价。公民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的名誉。本案被告张世江在马坊镇街道的剧院门口、粮站大门外、电信营业所楼下等公众场合及原告居所等处,以书写标语的形式,用污秽的语言对原告进行人身攻击,贬损原告人格,其行为已侵犯原告名誉权。被告应承担因此造成的法律责任。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请求应予支持。被告辩称,是因原告欠款不还,他才侮辱原告的,原、被告之间民间借贷关系已经人民法院判决,并且被告已申请执行,被告应以合法手段、程序解决,而不应侮辱他人,故对其辩称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精神损失,因原告未提供证据证实被告侵犯其名誉权的行为已造成严重后果,故对其请求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的其直接财产损失及停业损失,因原告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被告侵犯名誉权的行为与其直接财产损失和停业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故对此请求不予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如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由被告张世江在永寿县马坊镇街道及马坊镇高刘村向原告公开书面赔礼道歉。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三、案件受理费720元,由原告承担400元,被告承担320元。

宣判后,当事人服判未上诉。                                                                                                                                                                                                                                                                                                                                                                                                                                                                                                                                                                                                                   

【评析】

   随着社会文明进程的不断推进,个人权利与人身尊严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名誉权已成为公民保护自身人格尊严必不可少的一项权利,名誉权纠纷也日渐增多。名誉权是法律赋予公民享有保持和维护自身名誉不容侵害的权利,受到法律的严格保护。我国宪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所谓名誉,从字义上解释,就是指公民、法人的名望声誉。也就是说,一个公民、一个法人的品德、才干、信誉等在社会中所获得的社会评价。名誉权是指公民或法人对自己在社会生活中所获得的社会评价即自己的名誉,依法所享有的不可侵犯的权利。

  名誉直接关系到公民、法人的人格尊严,它是民事主体进行民事活动,乃至其它社会活动的基本条件。法人的名誉表示社会的信誉,这种信誉是法人在比较长的时间内,在它的整个活动中逐步形成的,特别是企业法人的名誉,反映了社会对它在生产经营等方面表现的总的评价。法人的名誉往往对其生产经营和经济效益发生重大的影响,名誉权是民事主体的一项重要的人身权利。因此,除了我国宪法、刑法和一些行政法规很重视这项权利的保护之外,民法通则第101条在确认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的同时,又以禁止性法律规范规定了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二、问:当事人在公共场所受到侮辱、诽谤,经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处理后,又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是否受理? 答:当事人在公共场所受到侮辱、诽谤,以名誉权受侵害为由提起民事诉讼的,无论是否经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处理,人民法院均应依法审查,符合受理条件的,应予受理。 

名誉侵权的最基本要素是看受害人的社会评价是否降低,成立需要具备下列要件:行为人实施了侮辱、诽谤等行为并指向特定人,行为人的行为为第三人所知悉,行为人主观上具有过错。但在符合上述侵害名誉权构成要件的基础上,如果行为人具有抗辩事由,仍然可以免责或减轻责任。抗辩事由也是阻却违法事由,它是指被告针对原告提出的承担名誉权侵权责任的请求而提出的证明原告的诉讼请求不成立或者不完全成立的事实,又称为免责或减轻责任的事由,如内容真实、正当行使权利、正当舆论监督、受害人同意、第三人过错。日常矛盾型案件的处理。对于因为日常生活、工作中积累起来的琐事而引发的名誉权诉讼,一般也不宜轻易认定为侵权。首先,是因为双方之间的是非对错很难区分;其次,轻易判定名誉侵权,容易引起另一方的缠讼。对于这种纠纷以对双方批评教育为佳。在一方确实实施侵权行为,构成名誉侵权,而受害人对侵权行为的发生同时也有主观过错的情况下,一般判令侵权人向受害人赔礼道歉即可,对于受害人要求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请,根据过错相抵原则,不宜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40条规定:“以书面、口头等方式宣扬他人隐私,或者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造成一定影响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权的行为。”

本案中,被告张世江在马坊镇街道的剧院门口、粮站大门外、电信营业所楼下等公众场合及原告居所等处,以书写标语的形式,用污秽的语言对原告进行人身攻击,贬损原告人格,并且被告承认自己做的不对,符合法律以禁止性的规定只要行为人有侮辱他人名誉的行为且主观上有故意就构成民事法律关系上的名誉侵权,并且原告侮辱他人的行为被公安机关处以治安拘留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二问对此类问题公安机关的行政处罚不影响人民法院对名誉权纠纷案件的受理和审理。因此本案被告的行为虽被公安机关已处理但本案原告任已被告对其实施侵权向法院起诉,本院受理符合法律的规定,并在该案的审理中最终支持原告的主张是合法且合理的。

(编写人:永寿县人民法院审监庭  李彦江)

(评析人:永寿县人民法院审监庭  周西海)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